解风和风清扬插在正在对峙的几人中间,也发出了身上的气势。

  一个是浑身剑气,好似九天而将的剑神;一个仿佛化作一条逍遥九天的神龙,横在当场。

  “几位,还请把气势收上一收,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让有些魔道贼子看了笑话去!”解风用着沉重庄严的声音说道。

  五岳剑派的掌门人见到这两位插手知道暂时是打不起来了,当下纷纷的收了气势,也不说话,只是盯着方正和冲虚两人看去。

  方正和冲虚到是可以不给解风面子,但却不能不给风清扬面子,又知道东方白和任我行两个魔头在侧窥探,也收了气息,打算着日后再来一一清算,当务之急还是铲除胡飞这个天道异数。

  解风和风清扬见到几人都收了气息,当下也将自己的气息撤去,退到了高台边上。

  “啪,啪,啪……”突然一阵鼓掌之声从一旁传来,原来是任我行带着讥笑,鼓起掌来。

  “原来这就是江湖上所谓名门正派的作风啊,那怪我日月神教与你们交手,伤亡颇重啊!”任我行语带嘲讽,向着几位正道首领人物说道。

  “哼!”几位正道上数一数二的人物冷哼一声,也不说话,只是紧了紧手中武器。

  正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在场的都是江湖中人,虽然知道维护自家门派的利益,但是更多的还是利用手中的长剑,打出自己的利益来,之前只是寄希望与这场武林大会的商谈,希望可以不受伤亡就能得到一定的利益,可是经过刚才五岳剑派与少林、武当之间的正道内讧,看来这个希望是不太现实的了。

  “说来说去,不还是要打,说吧怎么打!划下道来,我任我行一律奉陪!”任我行一脚将座下的椅子踢飞了出去,站了起来,对着所有人横声道。

  五岳剑派与任我行之间本就有深仇大恨,再加上方才与少林、武当之间的对峙,受了不少气,现在可以说是一点就炸,听得任我行这话也不坐下了,转个身,就抽出手中长剑,齐齐指向任我行。

  “邪魔外道,之前给你面子了是吧!不知好歹!”泰山派的天门道长本就是个正直、刚硬的脾气,之前能够与任我行和东方白同席而坐,在他看来就已经是顾忌大局,十分给他们面子了,现如今听到任我行这话哪里还能忍受。

  “今天,你任我行将性命留下来,我等自然可以好好的慢慢谈了!”岳不群脸上紫气已经不用遮掩了,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见那仿佛紫色云彩一般的紫气在不住的滚动。

  “不错,我嵩山派上下,可还记得任教主当年意气风发围着我嵩山门庭攻打的景象!”左冷禅的寒冰真气运转的越发快了,就是隔着老远也能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气。

  任我行看着左冷禅笑道:“左盟主一直惦记着我,这我是知道的,不但我知道,全江湖的人都知道,这些年来,左盟主苦思冥想终于创出了一门专门克制我《吸星大法》的内功心法,不知道左盟主的《寒冰真气》是不是有《笑傲江湖》里说的那么神奇,真能克制我任我行啊,早就想见识见识了!”

  左冷禅冷笑一声,“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这几十年来的苦心孤诣,可不要连三招都接不下来啊!”

  “好!还请左盟主赐教!”任我行大笑一声,一记大九天神掌就向着左冷禅击去。

  左冷禅也不怯场,左手运足了真气,大嵩阳神掌也迎了上去。

  两种掌法都是大气十足,硬桥硬马的风格,一旦相撞,那就是硬碰硬,只看谁的掌力更为雄浑了。

  双掌相击,却发出金铁一般的撞击声,左冷禅和任我行身体俱是一震,死撑着没有向后退去,双掌也不分离,开始比拼起内力来。

  高台之下众人只听得一声猛烈的撞击声,向上看去却见得左冷禅已经与任我行动起手来。

  “哗啦!”整齐的长剑出鞘之声,嵩山派一众弟子已经将任我行带来的一众邪魔外道团团围住。

  这个时候在任我行带领的邪魔外道里面主事的人是天王老子向问天和任我行的独生女任盈盈大小姐,只见他们也不见慌张,只是向身后招了招手。

  十几名邪道高手就涌了出来与嵩山派十三太保对峙起来。

  这十几名邪道高手虽然并非同出一门,但是在江湖上也是臭名昭着的人物,比如万里独行田伯光,绿竹翁,黑白二熊,桃谷六仙之类的人比比皆是,再加上有天王老子向问天带队,在实力上还要隐隐盖过嵩山派一筹。

  高台之上,左冷禅和任我行顾不上台下门人弟子的举动,此时他们的内力比拼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惊险非常。

  这两掌初一相交,任我行就发动了吸星大法,意图在左冷禅立足未稳的时候就将他的内力吸纳过来,看来任我行也并非像是他自己所说一般对于寒冰真气毫不在意。左冷禅更是谨慎,在两掌尚未相交之前就已经,把手中内力全部转化为寒冰真气,这两个人都细细研究过《笑傲江湖》中两人在少林寺交手的场面,自然是要比以前了解的更加对方,手中的底牌直接用上,只是为了赌一赌能否奏效而已。

  任我行在发现吸不动左冷禅的内功之后,也不强求,直接撤去吸星大法,转而以自己雄厚的内力与左冷禅硬拼,左冷禅也不示弱,大嵩阳神掌全力运动,与任我行对抗下去。

  两人的脸色分别显出青色与白色,这是内功运到极点的表现,凶险异常,在场的众人都不敢上前分开两人,一个不好都有可能是三人一起毙命的下场。

  正在高台上众人看着两人发愁的时候,左冷禅和任我行相交的双掌齐齐再次发力,两人大喝一声,只听得“嘭!”的一声,两人双掌已经分开,俱是向后退去。

  任我行后退了三步,而左冷禅向后退了四步,从这里看来任我行还是要比左冷禅要高上一筹的。

  两人刚刚稳住脚步,又是大喝一声,接着冲了上去,又是一记雄浑的掌力对碰。

  这一次两人也不比拼内力了,双掌一触即分,还未待前手收回,另一只手掌接着前掌再次碰撞在一起。

  两次碰撞之后,两人纷纷是脚下不稳,齐齐退了出去。

  任我行连退了七八步,才站稳身子,而左冷禅才退了四五步,就被莫大和天门道长接住,止住了后退的步伐。

  硬碰硬的三掌下来,左冷禅还是要略输任我行一筹,这一点在场的众人在两人交手之前都已经知道,只不过任我行有内力反噬的危险,大家也都知道,所以并不担心任我行,真想要收拾任我行,只要脸皮厚一点,轮番与任我行交手,拖得他不敢使用内功就行。

  “任教主,虽然在西湖底下修养了二十年,这身手可没有拉下啊!”左冷禅在莫大和天门道长的帮主下稳住了身形,调息了一番,看着任我行开口说道。

  任我行功力比左冷禅要高,虽然没有人帮助他,但是还是与左冷禅差不多时间恢复过来,听得左冷禅此言,笑道:“左盟主也比二十几年前要厉害上不少啊,看来这些年冥思苦想没有白费,《寒冰真气》果然厉害!”

  “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咱们接着来!”天门道长最是见不得邪门外道在眼前,当下从左冷禅身后走出来,冲着任我行冷声道,手中长剑早已出鞘。

  “天门道长,是吧?”任我行看着天门道长露出一个不屑的微笑,“你像上来送死么!”

  天门道长看着任我行,正义的说道:“任老魔,我天门固然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以为今天就我一个人在此么,我五岳剑派今日必然要将你斩于此地!”

  “不错!我五岳剑派今天就是不顾忌江湖规矩,也必然要让此地成为你任老魔的葬生之地!”莫大见天门道长一个人确实不是任我行的对手,也从左冷禅身后走了出来,手中持着那细长铁剑,直指着任我行。

  左冷禅也从背上取出宽大的铁剑,直视着任我行,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中已经将自己的意思表示的很明显了。

  衡山派定逸师太长叹了一口气,也提着剑走了上来,“我五岳剑派向来共同进退,今日任施主束手就擒还自罢了,若是胆敢负隅顽抗,好叫你知道这佛门里可不止少林一派会做怒目金刚的!”

  方正大师和冲虚道长相视一笑,这可真是太好了,原本还以为这五岳剑派要与自己两家做上一场才能罢休呢,没想到出来个任我行将五岳剑派揽了过去,这任先生真是好人啊!

  当即,两人看向了唯一没有发话的五岳剑派掌门人——岳不群!

  岳不群见两人向自己看来,面色有些不虞,仿佛在挣扎这什么。

  两人一见岳不群不肯表态,以为他是在顾忌后顾之忧,这也正常想让人做刀剑,总得给出一些好处。

  方正大师当即就开口说道…………

欢迎大家访问:海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wxiaoshuo.com/book/1896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