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大师当即就开口说道:“五岳剑派高义,我少林自也不甘人后,东方不败这个魔头就交给我少林派了!”

  冲虚道长见方正大师如此说,便也跟着说道:“我武当派虽然没有各位人丁兴旺,也愿为了铲除魔教出一份力,这日月神教就交给我武当派吧!”

  两人说罢,就围住了正在冷笑的东方白,这是要联手对付东方白了。

  岳不群见状,知道自己再不开口是不行了,当即一跺脚,仿佛做出了什么巨大的决定一般,向着风清扬行来。

  岳不群对着风清扬耳语一阵,风清扬顿时发出惊诧的声音,仿佛听见什么不可思议之事。

  众人不知道这岳不群在搞些什么鬼,但是也不敢打扰,只得看着岳不群动作。

  岳不群又与风清扬说了些什么,风清扬终于点点头,岳不群向着高台下华山派的阵营退去,走到高台边缘向着台下招了招手,口中说道:“请封师兄和师妹上来一趟!”

  台上众人看着岳不群的动作,都预感到要有大事发生,自觉的退开一块场地,给华山派四人让出地方。

  封不平与宁中则二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发生了些什么,见众人都没有发出反对意见,只好上了高台。

  岳不群见两人上了高台来到自己身旁,先不与他们说话,而是向着在场众人行礼后,又向天地祭拜了三下,方才开口道:“华山派后辈弟子岳不群德行不佳,气度狭小,与华山并无寸功,实不适合担任华山掌门一职,今日请了师叔风清扬同意,在武林各派的见证下自退第十三任华山掌门之职!”

  众人一听岳不群这话,顿时大惊,没想到岳不群在这个当口居然自行卸下华山掌门之责,五岳剑派其余几位掌门纷纷想要劝说岳不群,可是看到风清扬在一旁点头同意,顿时纷纷收声,这说到底也是华山派自己的事情。

  岳不群又转向方正大师和冲虚道长,说道:“两位也是江湖上正道魁首,不知可愿意做我华山派掌门交替的见证人!”

  这事出乎了方正大师和冲虚道长的意料,但是现在也没有退路可以走,只好点头同意。

  岳不群又转向自己的妻子宁中则,看着她说道:“华山弟子宁中则听令!”

  宁中则一听,连忙拱手低头,口中说道:“华山弟子宁中则在此!”

  岳不群潇洒一笑,说道:“华山弟子宁中则秉守正道,豪侠仗义,接任华山派第十四任掌门之位!”

  岳不群说着将手中的华山派令剑向着宁中则递了过去。

  宁中则都傻了,实在没有反映过来,只得愣愣的接过令剑,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岳不群见宁中则接过令剑,微微一笑,转头对着封不平说道:“不知封师兄可有异议!”

  封不平见风清扬都表示同意,知道自己就是反对也没有用,更何况宁中则确实比岳不群公正许多,虽然这一代剑宗是成不了华山掌门了,但是下一代可就不好说了,当下只得无奈的点头表示同意。

  岳不群见封不平表示同意,又转向宁中则吩咐道:“宁中则!尔接任华山掌门之责,务必要戒骄戒躁,结好同道,调教弟子,维护武林正义,严守华山门规!”

  说完,岳不群又低下头,用内力向着宁中则传音道:“师妹,此次武林大会凶险异常,之后我要与五岳剑派其余几位掌门人围攻任我行这个老魔头,实在没有把握活下来,之后的事都交给你来决断了,我华山派有风师叔在决计不会遭受灭门之祸,最多重返剑气之争后的场景,你要小心少林、武当两派,若是发现事情不对劲,及时带着冲儿、珊儿、梁发和陆猴儿离去,他们都是我华山派下一代的顶梁支柱,师兄相信你一定可以比师兄做的更好的!”

  岳不群说罢,也不再理睬还在愣神之中的宁中则,只是脸上潇洒的神情越发浓重,提着一柄宝剑就向着任我行行去。

  高台之下,一众华山气宗弟子见到师父传位给师娘,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但看着宁中则也没有拒绝,只好向着宁中则行了跪拜大礼。

  而剑宗的华山弟子,见自己的风太师叔和掌门人都没有异议,只好向着宁中则拱手行礼,表示尊崇宁中则为华山派剑气两宗的共同掌门人,剑宗弟子也会听从宁中则的号令。

  高台之上,风清扬和封不平也向着宁中则微微躬身,表达了自己对于华山掌门的敬意。

  任我行看着漫步而来的岳不群笑道:“岳先生,老夫一生中有三个半佩服的人和三个半不佩服的人,原本你岳先生是在这不佩服的人之中,可是今天一见,却不得不将岳先生放到任某人佩服的人之间了!”

  岳不群潇洒的笑着:“任先生谬赞了,岳某人不过是一介伪君子,现如今还要加上一个临阵脱逃的小人,如何能当得起任先生如此赞赏!”

  任我行见岳不群如此说话,脸上的敬佩之情更加浓重,“岳先生不愧是将来可以一统五岳剑派的豪雄,老夫能够有岳先生这样的对手,也是感到荣幸啊!”

  “哈哈哈!任先生也不必如此说话了,反正不论岳某人将来如何,您任先生是一定见不到的了!”岳不群哈哈大笑,对着任我行说话却豪不见客气。

  其余四派的掌门人见岳不群似乎想通了什么,现在比之往日更显洒脱,纷纷对着岳不群道贺。

  岳不群向着几位掌门人拱了拱手,就此持剑站定,与几位掌门人团团围住任我行。

  高台之下,五岳剑派的众人见自家掌门已经与任我行对峙起来,当即纷纷开动,将任我行带来的邪魔外道团团围住,密不透风。

  原本站在任我行一群人身边的江湖人士纷纷撤开,远远的退出,让出场地,让着五岳剑派与这群邪魔外道火拼,他们可不想自家性命卷进这种正邪之争中。

  五岳剑派众人加起来差不多有四百多人,而任我行手下不过二百多人,却也不见慌乱,纷纷擎出刀剑,对准了五岳剑派众人。

  方正大师和冲虚道长在高台上见五岳剑派已经同时行动,也是一挥手,将带来的几十名少林武僧和武当弟子统统指挥起来,让他们跳上高台围住东方不败。

  童百熊等日月神教的长老看到任我行被围还能笑嘻嘻的看戏,但是一见自家教主要被围,哪里肯让少林和武当如意,当场就拦住这些少林和武当弟子。

  日月神教人数众多,高手也不少,少林武当虽然也是高手辈出,但在场的人,哪里能与日月神教相比,顿时就落入下风。

  丐帮帮主一看少林和武当形势不妙,当即就大喝道:“魔教贼子安敢放肆,欺我正道无人乎,丐帮弟子何在!”

  丐帮副帮主张金鳌一听,及时带着人加入战团,与少林和武当弟子并肩而立。

  解风向着方正大师和冲虚道长一拱手,说道:“两派既然要行屠魔之事,还请我丐帮弟子相助一番!”

  方正大师和冲虚道长冲着解风一点头,齐声说道:“感谢解帮主出手相助之恩,少林、武当铭记于心!”

  至此,武林大会的现场划分成了两个圈子,里面是正在对峙的正邪两道的大门大派,外面是正在围观的武林小派和闲散的江湖人士正在看热闹。

  什么阵形场地都已经没有了,混乱无比,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暴乱。

  东方白看着围着自己的方正大师和冲虚道长,依旧坐在太师椅上,讥讽的看着他们,一点也不在意台下正在与三派对峙的日月神教众人。

  “既然要打,那就开始吧,哪来那么多废话!”东方白看着两人,玉手一翻,几枚银针射出,直奔着方正大师和冲虚道长而去。

  方正大师和冲虚道长一阵心惊肉跳,这是高手对于威胁的本能反映,顿时将掌风和剑芒笼罩全身,防备着东方白的银针,解风见两人与东方白一个照面就落入了下风,及时跳了过去,攻向东方白,意图解了两人的窘境。

  东方白轻笑一声,也不在意,只见得一阵红色的物体一阵在场中一阵闪动,解风就跌了出去,这才知道东方白已经出手了!

  任我行见东方白已经出手,对着五岳剑派的几位高人长啸一声,“咱们也开始吧!”

  说罢此言,任我行直窜天际,向着高台下的五岳剑派人群中落去,高台上几人一见,顿时大惊,连忙追着任我行落了下去。

欢迎大家访问:海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wxiaoshuo.com/book/1896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