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四一大早醒来,都没顾得上去洗漱,先就跑到弟弟的床边摸了摸额头。

  还好,温度已经降下来了。

  再看看隔壁床铺趴着的俩哥哥,小四儿头疼。

  “大哥、三哥,你们还好吗?”

  不避讳的掀开被子。

  得,仨猴屁股。

  “哎呀冷,快放下。”

  楚三有点儿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啊?

  这有什么啊?

  我好着呢。”

  不就是抽了一百板子吗,他还不是好好的。

  楚一是大哥,被弟弟们看着挨打,着实还是有压力的,就没吭声。

  那边顾长思气的砸了砸枕头,“完蛋玩意儿!”

  三个人一起挨打,就他半夜高烧了,真丢人。

  “顾长思你还敢有情绪怎么的?”

  楚四一看他那熊样就来气。

  “你自己说,为了你这个爱打同学的毛病,都挨多少次了?

  我是不是打的太轻了?

  啊?说话!”

  这小子,都在他身边一年多了,怎么毛病还改不掉?

  之前还只是打打男同学,现在好了,连女同学都动手。

  “我说长思啊,我们俩挨打是因为二姐,你这挨打到底是因为啥?”

  昨儿挨罚并不是一起的。

  楚一和楚三是被楚天南揍的。

  顾长思则是被楚四罚的。

  这一年多都是这样,每次顾长思犯错,都是被小四儿狠揍。

  不过顾长思这毛病倒是好了许多,不再是之前那个沉默的小少年了。

  顾长思明显看着比一年前活泼多了,鼓着腮帮子道:

  “谁让他骂哥的。”

  活该挨打。

  “你还有理了是不是?”

  楚四气的隔着被子就给了他一巴掌。

  “我还是打的轻了。”

  臭小子半夜发烧,差点儿把他吓死。

  嘴上吼的凶,实际上心里都要担心死了。

  “哥……”

  顾长思也不知道跟谁学的这种百转千回的叫法,还抓着他哥的袖子不撒手。

  反正楚家孩子都会撒娇,除了他们家那个二姐。

  “叫哥也没用,记着你还欠我八十板子呢,赶紧还我。”

  楚一和楚三都趴在楚三在下铺的床上,哥俩趴在一起直嘀咕。

  “小四儿越来越坏了,这还让长思还外债的。”

  那边顾长思也嚷嚷。

  “哥我咋就又欠了你八十板子?

  昨儿不还是七十吗?”

  小少年不干了。

  要说他刚来的时候的确是想亲近他哥哥,现在也一样。

  可这种亲近,可不是要挨打。

  他哥太没有人性了。

  管天管地,他对同学不礼貌回家都要挨揍,害的他现在看谁都是标准的八颗牙齿,他容易吗?

  “利息懂不懂?”

  楚四呼噜着他毛茸茸的头发。

  “高利贷啊你!”

  顾长思气的咬枕头。

  “哥你就是奸商。”

  很好,这会儿都有精神头开玩笑了。

  看着活泼的弟弟,楚四心情大好。

  就知道自己家里氛围好,这孩子现在基本上已经好了。

  心疼他过去十几年在那个家里的苦难,哪怕每年顾长思能在他身边的时候并不是很长,楚四依然珍惜。

  前世那些错误,这辈子决不允许再发生。

  “要不你现在就还我,不然明天就九十了。”

  故意逗着养胖的弟弟,楚四笑的跟一只小狐狸似的。

  顾长思气的砸床,“哥你就是故意的。”

  小少年猛地掀开被子,露出一个猴屁股。

  他也不嫌丢人,反正大哥别说二哥,他还是家里最小的。

  “打吧打吧,反正哥你自己不心疼就行。”

  嘴上硬气,那哀怨的小眼神啊,楚四看的直乐。

  那边楚三还不怕事儿大。

  “老四别心疼,还敢跟哥哥叫板,赶紧揍!”

  说完没心没肺的笑。

  “哎呦,猴屁股要变成紫葡萄了哎呦……大哥,疼!”

  被大哥拍了一巴掌,楚三疼的直瞪眼。

  “大哥你太狠了吧。”

  他挥手就给了大哥一巴掌。

  结果就是,一起挨了狠揍的哥俩一起在床上凌乱。

  痛死了。

  “长思别听你三哥的,你四哥不心疼,大哥还心疼呢。

  小四儿你不许再打长思了啊。”

  昨晚长思发烧,他们都吓坏了。

  “大哥你还是好好养伤吧。”

  楚四哭笑不得的。

  这几个小子,没一个省心的。

  “唉不对啊,我们是为了二姐挨打的,她也不说来看看咱们。”

  楚三开始抱怨。

  哪怕不能动弹,嘴上也不消停。

  就是这么活泼。

  “三哥你把二姐同学都给揍了,我二姐还生气呢。”

  这人,心里也太没数了吧。

  小四儿觉得,自家哥哥有时候挺虎的。

  人家就多跟二姐说了几句话,就被他们家俩哥哥揍了一顿狠的。

  至于吗?

  就算是早恋,他二姐那边还没反应呢,这哥俩动作是不是太快了?

  “她那个傻子知道什么?”

  这下楚一都开始抱怨了。

  “那小子偷偷跟着她,这是犯法的。

  我们要是不收拾他,他对老二做点儿啥咋整?”

  楚一一点儿都不后悔。

  “那小子也不咋地,挨打还告状,完犊子玩意儿。”

  楚三也抱怨。

  他们其实并没有下重手,都是高中生了,下手也有数。

  本就是吓唬吓唬,谁曾想那小子告老师了,然后他们哥俩就惨了。

  “这家里女人多啊,就是麻烦。”

  楚三挣扎着爬起来。

  “老四你过来扶我一把。”

  趴了一晚上了,身子都麻了。

  “楚一也要去卫生间,哥俩就跟老年人腿脚不利索似的开始起床。”

  楚四一边帮忙穿裤子,一边憋笑。

  “念慈哥那边也是,前几天听说又把一个给欢欢姐表白的小子打了,然后被陈叔叔给揍了一顿。”

  他们家这种事儿好像这两年就没断过。

  楚一直叹气。

  “欢欢姐还好,知道念慈哥是好心好意。”

  “可不是!”

  楚三开始抱怨。

  “楚老二那个不讲究的,还怪我们挡着她的桃花了,竟然要跟我绝交。

  她个重色轻友的疯婆子。

  哥,要不咱们下次别管她了。

  等她被社会毒打了,就知道咱们当兄弟的多不容易了。”

  这挨打都是为了谁啊?

  心里没点儿数吗?

  房门口,一身运动服高挑的少女扎着马尾,抱着胳膊好整以暇的看热闹,也不知道她站了多久。

  顾长思正准备套裤子的时候愣住了,下意识的拽被子盖住自己。

  果然还是那个二姐啊。

  永远这么生猛。

  进门不敲门的,他们家好像也只有他二姐了。

  顾长思叹气。

  发誓下次哪怕挨打也要把裤子穿好。

  相对于顾长思的安静,楚家兄弟不淡定了。

  那边楚一尖叫一声。

  “你来多久了?”

  他们不会被看光了吧?

  那边楚二哼了一声。

  “声音这么大,看来爸还是打的轻了!”

  哼,从小到大,有什么好看的?

  楚二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

  那冰冷的小脸,真是跟楚天南如出一辙。

  “老三你看她!”

  楚一都要哭了。

  楚老二太不讲究了。

  那边楚三裤子刚提到一半,正顶着一个猴屁股在那跟裤子较劲呢。

  小少年欲哭无泪。

  “我要跟妈告状去!”

  还能不能管管楚老二了?

  早上吃饭的时候没有看到父母,这让几个孩子放松的同时又不解。

  “爸爸、妈妈最近好像挺忙的啊?”

  这是楚一问的。

  昨晚他们挨打,是九点半以后进行的,按照平常,八点就可以了。

  因为十点半之前他们是必须要睡觉的。

  “我听舅舅说,妈妈最近在谈一个国外物流的案子。

  虽然方华叔叔过去了,但是妈妈也要在这边指挥。”

  楚四到底有前世的经验,又是做商业的,对这种事儿很敏感。

  “爸爸最近好像一直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楚二扒了两个鸡蛋放到楚一和楚三碗里,然后就默默吃饭。

  小哥俩对视一眼,都有点儿意外。

  所以说,他们家楚老二算是良心发现了?

  结果就听到那边楚二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以后你们不可以欺负追求我的人。”

  楚一和楚三:“……”

  楚二你个没良心的。

  懒得管你!

  小哥俩恨恨的吃着鸡蛋,像是要咬几口楚二似的。

  那边顾长思拽着小四儿撒娇。

  “哥哥我不想喝牛奶,你给我换果汁呗。”

  “你果汁喝的太多了,从今天开始,你给我喝白水。”

  楚四现在根本不会同意他那么多无理要求。

  “牛奶要喝,不然长不高的。”

  面无表情的把牛奶放在他手边。

  “听话,晚上带你去买游戏机。”

  顾长思刚刚拧起来的眉头就放下了。

  “好!”

  咕嘟咕嘟,牛奶喝光了,还冲哥哥亮亮空的杯子。

  楚四就笑。

  拿了一张餐巾纸递给他。

  “哥你给我擦!”顾长思凑过下巴。

  楚四看着他的目光有些复杂,却不着痕迹的转头。

  “自己擦!”

  这孩子,太依赖自己了,貌似不是什么好事儿。

  “三哥,我想吃你那个小笼包。”

  转过头,小四儿就冲楚三甜甜的笑着。

  “张嘴!”

  楚三自己手里还抓着一个包子,随手就投喂了一个。

  楚四吃的眼睛弯弯的,可爱极了。

  楚一默默看着。

  楚家几个孩子感情都好,这是爸爸、妈妈最欣慰的。

  哪怕是小四儿,这一年多因为那些“梦”似乎成熟了很多,但依然是那个爱跟他们撒娇的弟弟。

  这就够了。

  因为楚家的特殊,因为林晓花和尊上的缘故,又因为特殊的楚四,所以楚家的孩子并没有外表看起来的那么单纯。

  其实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楚二从小就是听着念慈那种“我长大要娶你”的论调长大的。

  虽然父母明确表示出了那就是戏言,可要说一点儿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

  楚二之所以不让哥哥、弟弟拦住那些表白者,就是想要看看,外面的同龄人,和家里的到底有什么不同。

  十几岁的少女,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

  谁还没有青春的冲动呢。

  倒是楚一和楚三,向来对学校那些女孩子不假以辞色。

  用他们妈妈的话来说,简直就是钢铁直男。

  倒是楚四,喜欢的女孩子不少。

  但都被顾长思打发了。

  这次跟女同学动手,不是他嘴里说的什么哥哥被骂了,而是那个女孩子公开表示要追求他哥哥。

  他哥哥啊。

  顾长思决不允许。

  他哥哥是他的,家里有大哥、二姐和三哥分享就够受了,怎么还能让外人分享他哥哥的好?

  吃完饭楚四有事儿出去了,楚二去找叶欢。

  家里只剩下三个病号了。

  顾长思趴在床上也不消停,倔强的爬到楚三他们养伤的床上。

  “哥,咱们斗地主吧。”

  “拉倒吧,屁股不疼啦?”

  楚三随手拍了他一巴掌。

  断断续续也生活了一年多,对这个外来的弟弟,楚三也不把他当外人。

  “老四不是让你看书吗,你仔细他回来再揍你。”

  自家那个看似乖巧的弟弟,揍人的时候真是不手软啊。

  有时候楚三扪心自问,让他这么下手揍弟弟,他都舍不得。

  “哎呀,啥都听我哥的,我还活不活了?”

  顾长思随意的趴着,虽然他最在意的是自己哥哥,但是对于楚一和楚三,那也是自己人啊。

  楚一突然想到了什么。

  “长思,老四是不是处对象了,我看他最近总往外跑。”

  说这话的时候,他偷偷推了三弟一把。

  楚三眨眨眼。

  “嗯,老四也不小了,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喜欢我们班级一个女孩子。”

  “啊?”

  顾长思目光躲闪。

  “楚爸爸不让早恋的。”

  小少年垂着眸子,掩饰里面的慌乱。

  小哥俩就像是没看到似的。

  “那是爸爸不让楚老二早恋,其实不大管我们的。

  男孩子吗,自己掌握好尺度就行。

  别伤害人家。

  大哥之前……”

  “咳咳……”

  楚一的咳嗽,让楚三突然闭嘴。

  他不能揭大哥老底。

  “哦。”

  顾长思突然沉默了。

  小哥俩对视一眼,都觉得自家小四儿担心的是对的。

  “那个,我们都大了,其实早晚都要有自己的生活。

  你就像是我和大哥,还有二姐,我们还是三胞胎呢。

  但是我们也不能永远生活在一起。”

  楚三笨拙的组织语言。

  楚一也接话道:“对的,就像是小叔叔,他现在和王昭很好,听说明年就要结婚呢。”

  “那我哥哥也要和别的女人结婚是不是?”

  顾长思其实很聪明。

  他突然抬头,难掩眸子里的哀伤。

  “大哥、三哥,是我哥哥让你们跟我说的吧。”

  :。:

欢迎大家访问:海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wxiaoshuo.com/book/6137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