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泽也火了,从古至今这种事情还算少吗?和他玩这手,那就让他们尝尝苦果。

  “这么多条人命难道就不管了吗?”

  “尽人事听天命吧!”洛天泽叹了一口气。

  几日,全国新闻播报了一条重要的提示:某不法厂家违反规定把成分不明疗效不明的中成药当保健品投入到市场导致不少人吃了之后产生了严重的后遗症,希望购买了此保健品的市民进行配合,这种保健品前期的效果很好,但是长时间服用药石无救。

  这条新闻一出来,不少花了重金购买了萧氏的药丸之人吓到了,他们对比新闻中药丸的包装和生产地址以及品牌名,一时还反应不过来,他们根本没有想到原本是网上听了萧氏的产品,觉得萧氏被针对太可怜了,所以才冒头,但是没有想到萧氏真的出大问题了。

  毕竟全国新闻是不会报道假新闻的。

  而这天之后医院连续收到丹毒的患者。

  田七和张瑞已经齐璇学校的教授都打电话过来问询齐璇。毕竟这种毛病他们闻所未闻,所以对比了发病的症状,又知道这些人都吃了某种药丸才成为这样之后都找了齐璇。

  这些人中也就张瑞一眼就看出这些普通人是中了丹毒。

  轻的短时间服用的,张瑞还能治疗,可普通人一般察觉的时候基本都是药石无医,生命力不断的流逝。

  齐璇在田七那边看了几例全部只能摇头。

  有个病人以前吃过养颜丹,身上的?素排的还算是干净,后来听了舆论,觉得养济堂做法太霸道,就去用实际行动支持了萧氏,结果没有多久就感觉身体不对,新闻这时候播出来,她傻眼了,再去医院,医院表示无法治疗,后来田七找了齐璇。

  “你以前服用过排毒丸,总算是好点,排毒丸在你体内还有一些作用,所以提早给你身体发出了警示。”齐璇检查了中毒的二十来人,最后也只救回了两个人,而这两个很巧合的全都吃了排毒养颜丸这才逃过一劫。

  这下子,排毒养颜丸销量比之前火爆的还要疯狂。

  不过齐璇也让蒋峰出了一份申明,排毒养颜丸不是神丹妙药,让大家有需要才购买,那些普通民众不要盲目的跟风,是要三分毒,大家不要太迷信排毒功效,养颜丸只针对养颜。

  蒋总这么一说,外界纷纷夸赞蒋峰这是最有良心的商家了。

  蒋峰一阵的汗颜,外面已经把排毒养颜丸功效神话了,作为商家,自然是外面越多赞誉越好,不过齐璇的话给他泼了一盆冷水,瞬间让他醒悟了。

  齐璇说是要三分毒,不理性,盲目的结果是有一部分人把药丸当做饭来吃,这肯定是不行的,这万一吃出病来算谁的?所以才有了蒋峰的这一段电视访谈。

  齐璇从田七这里正要出去,迎面遇上了洛天泽,洛天泽的身后跟着一个小尾巴,感觉甚是有趣。

  “你身后这是什么?”齐璇指着小影子。看上去也就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一个六七岁的孩子跟着洛天泽身后像是一个尾巴一样,不过再一看,齐璇看出了一些端倪,这个小孩子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还有一团影子被小小一团覆盖。

  “这是?”

  “找我伸冤的,孩子在她肚子里面成为死胎,六年了直至死亡,还在她肚子。”

  齐璇一愣,没有想到会遇上这样的案子。

  “是孩子父亲干的吗?囚禁?”

  齐璇想到自己被某人囚禁的那段。这样的男人都该死。她面上一狠。

  洛天泽点点头,回头看了母子一眼,“都是可怜人,女人生前已经有点神经质,害怕人群,就算是面对我都怕见,我也是花了好一阵子才安抚,而两个人里面那小孩才是伸冤的人,很难想象,一个从来没有见过这世界的孩子,居然会状告父亲。”

  “他这样?”齐璇记得他就算是伸冤成功了都无法投胎。

  “我会在地府安排一个职务给他。”这样也算是一种慰寄。

  “他的仇人?”齐璇问道。

  “一起去吧,也多少和你齐家有点关系。”

  齐璇原本以为洛天泽说和齐家有点关系,想到的是齐家的人身上,可是没有想到洛天泽带她来宾馆看的是限制级的画面。

  宾馆房间里面的一男一女正沉浸其中,丝毫没有感觉到已经成了别人的观赏物。

  面对这样的劲爆画面,就连那个小孩子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只有恨意。

  这时候一直藏在小男孩背后的阴影中的女人忽然伸出一只手挡住了小孩的眼睛,这是她作为母亲的最后的一点认知,不能让小孩子看到这种画面。

  “有些人就是死了还是在履行着母亲的义务和责任,有些人身为活人,却根本没有当人的自觉性,这样的人和死人有何区别?还不如死人呢!”

  齐璇冷眼看着一切,当然她也认出了其中一个和他们齐家相关的人,原本以为洛天泽说的和齐家有些关系,是齐家的某个人,现在一看并不是齐家的人,她也就稍微放一些心,不过也不好受。

  没有想到齐超的妻子如此的堕落,齐璇看出她表里不一,可没有想到会和男人乱来。这么做齐超知道吗?如果那两父子知道真相,会不会后悔离婚?

  洛天泽的太阴司令牌已经有黑色的气息朝着男人而去,一丝丝的缠上了男人。

  “戚爷,好冷。”钱芳忽然身上起了一阵的鸡皮疙瘩。

  “小妖精,那我就把所有的热量都给你。”说完男人又开始卖力。

  两人丝毫不知道这样的举动会让黑丝传给别人。黑丝像是病毒一样,和这种人太过亲密,都会被沾染上。

  钱芳疲惫的回到家里,蹬掉脚上的高跟鞋。打开灯直奔卫生间。

  虽然身上已经在酒店里面的时候清洗干净,可还是带着疲惫。晚上又是服务客人,又是被戚爷纠缠,再回家那是精疲力尽。

  原本钱进说要和她一起回来,结果她从房间出来,钱进人都不知去了哪里,电话也打不通,她只能是一个人打的回家。

  她现在只想要躺下好好睡觉。

  还好现在深夜大概家里的人都睡了,外面客厅空无一人,她打开水龙头,任由水流留着,然后洗了一把脸,看着镜子上还有着一丝兴奋红晕的脸庞。接着就是拼命的把冷水朝着脸上敷,过了好一会儿,她这才结束动作。

  虽然已经很疲惫,可是身上这件衣服还是白天的,她怕身上会有异味让齐超闻出来,酒吧上班穿的是礼服,所以不会沾染味道,主要是和戚爷在一起的时候。她换了衣服把原来沾染戚爷身上味道的衣服放进了洗衣机浸泡,这才放下心来。

  忽然发现换洗衣服还没有,以前家里没有别人的时候她就能不穿衣服去卧室,可是现在家中还有爷爷和齐超的父亲,可如果打电话,想到万一丈夫没有睡着,想要和她来一次,想到最近齐超的表现,想想她全身一颤,平常都吃不消了别说是今日,她已经没有精力应付。

  想想反正就这多么一段路,而现在又是深夜,那父子应该不会这么巧合的出来吧?于是她大着胆子从浴室出去。

  就在她快要走到小夫妻卧室门口的时候,忽然旁边的门开了。

  齐海一向是惊醒的,他听到外面的声响,猜测应该是儿媳妇回来了,他今天回来的时候购买了一些牛奶蛋糕,出来想要和儿媳说一声上夜班回来肚子饿,可以吃。

  结果没有想到开门看到的会是这样的一番辣眼睛的景象,当场愣的下巴都掉地上了。

  而钱芳也好不到那里去,吓得一声尖叫,她这一叫迅速把人引来,小夫妻的房门被打开,齐超看到这一幕,直接黑脸。

  “看什么看?”他一声暴怒拉着钱芳就关上了房门。“钱芳?你这是故意的?”

  “我不是故意的,我今天身上倒了一些茶水,把衣服脱了这才想起家里还有别人,我也不敢半夜叫醒你,我想这么晚了家里人总应该睡了,谁想爸爸还能开门出来,呜呜呜,我也不是故意的,我明天要怎么见人,我都没有办法见人了。”

  钱芳说着就哭了起来。

  听着隔壁的哭声齐海心里也不好受,想到刚刚,不自觉的生理起了反应。

  他打了自己一个巴掌,没有看到床上的另外一人,正细眯着眼盯着齐海看。

  整个晚上齐海彻夜未眠,而边上小夫妻的房间不一会儿就传来了熟悉的喊声,他心中一整的烦躁,就这么睁眼到了天亮。

  次日,齐超找到了齐海:“爸,毕竟家里住着不方便,你和爷爷还是搬出去吧!”

  “你让我搬了去哪里?齐超,我把你养这么大,你就这么对我吗?”齐海相当的烦躁。

  “爸,这么多人住在这里实在是不方便。而且钱芳回家,你开门出来做什么?这半夜三更了,你想要做什么?”

  “我想要做什么?你问我想要做什么?你怎么不问问你的媳妇半夜三更了在这么多人住的房子里面这么做要做什么?我和你妈把你们养这么大,你们见过那样的场面吗?你不问问你媳妇,居然问我来,你有良心没有?”

  :。:

欢迎大家访问:海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wxiaoshuo.com/book/62149/1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