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6章何必恼我?

小说:侯府娇宠 作者:朵彦彦 我要报错
  萧瑾言双目沉静,定定的看着秦云舒,不是他镇定,而是早有对策。

  现在,还不是时候,帝王未发话。

  周老国君提出,该有的礼数,他们齐国要到位,面子给到了,接下来就是入乡随俗,遵从齐国。

  当然,他绝不可能让舒儿当众献舞。

  这舞,家里跳跳就可,他不希望被别人瞧见。

  然此时,从秦云舒进来的那刻,谢运之视线就没移开。

  虽淡定执杯浅抿,也从不问话,但他清楚,周国君提出此等要求,受了谁的挑拨。

  万分寂静时,只听娇亮的女子声,透着丝丝调笑。

  “侯夫人,既然您早已知道,也入宫了,想必同意。你我姐妹一场,众人皆知,你以棋术为最,可大家都忘了,你舞艺超绝,何必藏着,叫我们开开眼界。”

  姜对雪和未出嫁前一样,一身丹色长裙,但比做姑娘时,多了妩艳。

  尤其脸上妆容,打了不少胭脂水粉,眉心画了牡丹,眼尾更缀了紫罗,指甲很长,豆蔻深红。

  如此装扮,令人不得不想起两字,妖妃。

  在座众臣都知出声女子是谁,不免看向姜大人。

  此刻,姜大人的心很沉,他一向光明磊落,没有任何污点。

  他曾经找秦正,等周无策即位,想法子接对雪回来。

  可现在,都成宠妃了,接什么?一旦国君去世,若无子嗣,自然陪葬。

  这条路,走错了,更到齐国来,他的脸丢大了!

  除了羞愧,更有失望和心痛。

  “你既说姐妹一场,我也不以皇妃相称。姐妹之间,无需计较,我今日就不想随你愿。”

  此话一落,便是小女子家的赌气,没有上到大国层面。

  姜对雪心思一沉,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很久没见,照旧一张厉害的嘴!

  “姐姐,你何必恼我?国君想看。”

  说罢,姜对雪看向周老国君,娇笑连连。

  这一刻,姜大人更觉的丢脸,倘若不是大家都在,他准一巴掌上去,这般作态,像什么样子!

  周老国君见她一笑,心都化了,何况,定北侯夫人美貌万分,喜美的他,的确想看。

  于是,他转了视线看向上首齐皇,“本君千里迢迢来此,诚意满满,带了众多礼品,还给您送了几个周国美人。一场舞,何必较真,图个高兴罢了。”

  显诚意,戴一顶高帽子,再委婉道出。

  楚凛眸神微凝,没有急着回话,看向站在下首的秦云舒。

  这时候,谢蔓儿急了,若不是君王,她准骂,送什么美人,嫌齐国后宫妃子少?

  自个儿喜爱,真以为其他帝王都这样?

  别人不知,她清楚,楚凛这人,心思就不在女子身上。

  片刻后,只听清朗一笑,楚凛眸眼微弯,散去几许威严。

  “周国君所言极是,只是,大齐自有规矩。您挑的这位侯夫人,一品诰命,若她不愿,您说再多,也无用。”

  楚凛的意思很明显,众臣见帝王如此,松了口气。

  这脸给到位了,周国别不识好歹!

  “齐皇都这么说了,本君再提,便是为难了。”

  见此,周国君不强求,这东西,能看自然极好,不能,他也不勉强,扰了两国关系不好。

  姜对雪一听,眸色当即深重,转瞬即逝又恢复如常。

  没想到,再次见面,她这位表姐比以前,更放肆,周国君都不放在眼里,就连齐皇也为其说话。

  也是,嫁了个厉害夫君。

  思及此,姜对雪没再言语,执起杯盏放于唇边轻轻抿着。

  “来人,赐座。”

  皇令一下,孙公公领命,走到秦云舒面前。

  今晚小宴,没有任何命妇参加,都是大臣和后妃,秦云舒无论坐哪一桌都不好。

  只能重置单人小桌,呈上佳肴和美酒。

  秦云舒拂衣坐下,抬头间与萧瑾言对视,见他对她点头,她轻轻一笑。

  这一笑,在月光下,如此明媚。

  谢运之看的清楚,面色淡然如常,唯执杯的手渐渐握紧,随即又舒展。

  宴席继续,高台歌舞后,便是戏曲。

  皇宫每年请的戏班子,来来去去都是这些,秦云舒从小看到大,唱的哪出戏本,她都清楚。

  渐渐的,也就腻了。

  几道菜浅尝几口,她就已放下筷子,吩咐宫女端些白水来。

  “呀!”

  募的,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叫,秦云舒循声望去,只见酒盏落地,伺候姜对雪的齐国宫女不小心倒多了,酒水洒的到处都是,衣裙都溅湿了。

  这身衣裙,丹色通红,很是别致,腰间袖口刺绣也很讲究。

  按照周皇庭规矩,毛手毛脚的宫女,命就没了,可现在,身处齐国。

  “爱妃,下去换件就是。”

  周国君摆手,特地微扶她一把。

  姜对雪这才起身,侧步的那刻,恰见坐在另一桌的周无策,他淡漠的眸子透着审视,深处仿似藏匿一把冷刀。

  这位太子,周皇庭子嗣中最有手段的一个,由她代替琉璃和亲周国,是他和萧瑾言合谋。

  想将她困死在后宫,起初,她确实这般,若不是釜底抽薪,怎得周国君喜爱?

  她才十七岁,伺候的人,比她父亲都要大很多。

  卸下满身高傲,抛下尊严,得以生存。

  姜对雪扬唇,无声一笑,转身间视线在秦云舒身上掠过。

  她这位表姐,日子倒是舒服。

  “周皇妃,您这边请。”

  偏角出口,姜对雪出了去。

  而这时,一名值守宴席的兵士朝萧瑾言递去一记眼神。

  萧瑾言不动声色的抬手,手势落下。

  高台戏曲继续,已到最关键的部分。

  秦云舒淡淡望着,宫女已递来白水,她随手接过,就要仰头喝时

  “不好了,周皇妃也不知怎了,浑身抽搐!”

  尖亮的宫女声响起,慌乱不已,划破夜空,打断高台唱戏。

  “咦,这位皇妃身患疾病?怎就抽搐了,羊癫疯吗?”

  “还是请太医为好。”

  众臣纷纷议论,姜大人忧心忡忡,先前雪儿身子不好,被铠儿连夜送到北地,请了大夫医治。

  那时候,雪儿无法动弹,也不会说话。联姻周国时,话也说不清,还是在周国被治好了。

  如今,又犯病了?

欢迎大家访问:海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wxiaoshuo.com/book/64538/898/